现在位置:兰格首页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华夏时报就铁矿石进口量下降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http://www.lgmi.com    发表日期:2019-1-17 15:55:24  兰格钢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北京报道

作为铁矿石消费大国,从2010年开始,中国进口铁矿石一路上移,但2018年这一情况出现扭转。

据中国海关总署1月14日公布的数据,2018年,中国进口了10.64亿吨铁矿石,同比2017年的10.75亿吨下降了1.02%。

对于此次铁矿石进口下滑,市场声音反映不一,有分析认为,主要国内需求减弱,也有分析认为减去港口库存减少,下滑数据不高,但一致的意见为,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空间基本见顶。

铁矿石进口出现下滑

1.02%,代表着中国铁矿石进口减少了1100多万吨。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造成中国进口铁矿石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有国内钢铁业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去产能的持续,以及环保执行力度的持续,使得高炉生产受到一定的抑制。”

“2018年前11个月数据显示,国内的粗钢产量在增长6.7%的情况下,生铁产量增幅只有2.8%;而在钢企加大高品矿使用和炼钢废钢比的提升下以及港口库存下滑的情况下,2018年钢铁业进口铁矿石数量出现小幅下滑态势。”王国清还分析。

据中国废钢铁协会统计,目前我国综合废钢比已经达到20%,由此预测2018年我国废钢消耗量将达到1.81亿吨,较上一年增多22.5%,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近几年随着我国逐渐进入报废高峰期,废钢积蓄量越来越多,废钢产生的资源也逐渐增多,这就导致废钢市场出现供过于求的状况,废钢炼钢成本优于铁水;另一方面随着2017年我国中频炉被全部取缔,重点钢企纷纷提高废钢消耗量。”

 “不考虑中频炉的因素,铁矿石的进口量不下降也很难持续增长,而中频炉取缔后,大量的废钢可以替代铁矿石,就等于在需求不增加的情况下,多了一方面替代,进口下滑的情况就提前发生了。”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也出现了下滑。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底,37个港口库存量为13715万吨,较2017年底减少664万吨,同比下降4.8%。

“2018年,钢铁限产力度强,开工率比2017年要低,从表面看对铁矿石的需求是比2017年少,但是从进口矿烧结的日耗、贸易商的成交量等数据来看,与2017年相比,减量并不明显,”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

分析师进一步分析,港口库存,钢厂中的库存都没有统计,没有统计到这方面需求,减量是减了1100多万吨, 去掉港口库存后,就相当于只有几百万吨的需求减少,从成交来看,这个数据并不大。

进口曾连涨7年

铁矿石进口上涨刹车之所以备受关注,在于过去9年,中国的铁矿石进口量持续上涨。

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为6.19亿吨,进口量随后稳步上涨,2016年达到10.24亿吨,首次突破10亿吨,2017年及刚刚公布的2018年数据仍保持在10亿吨以上。

对于进口量过去7年保持增长,分析师表示,一方面过去多年,对铁矿石需求没有完全饱和,还有一部分增量;另一方面,由于进口矿石拥有价格优势,挤压了国产矿石的市场份额。

据记者了解,全球铁矿石储量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和中国,四国储量之和占世界总储量的近70%,尽管中国铁矿石储量较大,经过选矿后的铁矿石成品的数量仍然较少,满足不了我国的需求,因此只能依靠进口铁矿石来弥补供需缺口。

“国内铁矿石品位与国外相差较多,但是国产矿相对条件多,矿产资源集中,利于开采,主要集中于辽宁省、河北省、四川省,并供应当地大钢厂如鞍钢、攀钢等,即使价格高一些也会被采用。”分析师进一步分析,国内的铁矿石成本大概低点在40美元/吨,高点在70美元/吨,平均价格在50多美元/吨,如果进口矿到岸价低于60美元/吨,国产矿生存就遇到了困难。

分析师还称,实际上,进口铁矿石多就意味着国内供应减少,前几年国产矿的市场份额一直再下降,到目前节点来看,国产矿的市场份额已经压减到极致,高成本的中国铁矿石厂已经被清除出市场。

王国清则认为,在中国在过去数年间,中国在去产能情况下,铁矿石进口量依然增长的原因有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2016-2018年三年间,中国的生铁产量仍然是小幅上升的局面,这只是维持铁矿石需求不减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直接原因是铁矿石港口库存的变化。

据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在2015年铁矿石港口平均库存在8660万吨,后续逐步攀升,2016年平均库存升至10208万吨;2017年升至13420万吨;铁矿石港口库存上升是近几年进口铁矿石量持续攀升的主要原因。

“2018年在人民币汇率波动下,进口铁矿石到港后成本倒挂现象严重,贸易商对于进口铁矿石积极性下降,库存逐步被消耗。2018年3月份高点库存高达15942万吨,到年底仅13715万吨,消耗库存2227万吨。”王国清告诉记者。

1.02%的信号

1.02%,代表着中国铁矿石进口减少了1100多万吨,更代表着中国对于铁矿石需求的变化信号。

王国清认为,铁矿石进口出现下滑,反映我国钢铁工业在化解过剩产能、去产能效果显著的情况下,对于国外的铁矿石需求见顶回落,全球铁矿石供需步入新的格局。

“进口铁矿石的下降,会产生心态的影响,投资机构的预测会产生变化,但目前对市场则看不出影响。”分析师认为。

分析师则认为,短期内,中国对于铁矿石需求处于波动状态,不会出现明显下滑,铁矿石的进口量先是处于高位的波动;从长期来讲,进口铁矿石肯定是下滑。

“长流程利用铁矿石炼钢更有优势是因为短流程炼钢电价过高,而且废钢的价格偏高,此前的政策是限制短流程炼钢的,而工信部政策开始调整,会鼓励短流程炼钢发展,未来在电价方面将会有优惠政策,同时废钢的供应增加后,废钢的价格可能也会逐步具有价格优势,”分析师还表示,从环保的角度,如果增加碳排放征税,长流程炼钢将要付出成本,从而加大短流程的优势,这主要取决于政策开始执行的时间。

此外,彭博社指出,中国海运铁矿石到港量占全球海运总量约70%,但随着中国经济走弱,投资者正在重新评估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

对于从长期看中国市场可能存在的铁矿石进口下滑,全球四大矿石又回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王国清告诉记者,从全球粗钢产量排名表看,目前中国是钢铁产量和铁矿石进口量排名第一位的国家,其他铁矿石进口国集中在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但从进口数量级来看,除了日本在2017年达到亿级水平外,其他国家基本是2千万吨水平,所以其他国家的增量空间有限。在中国铁矿石需求见顶回落过程中,全球铁矿石的扩张速度将有所减慢。

“从2014年起,铁矿石供大于求的市场格局就使得铁矿石价格难有大的起色,而铁矿石供应商经历近几年产能增产周期,在2019年接近尾声。根据市场预测,2019年全球铁矿石新增产能3500万吨左右,但市场供大于求格局仍然难改,兰格钢铁研究中心预计2019年铁矿石整体仍然以小幅波动、偏弱运行为主。”王国清表示。

不过,分析师则认为,从目前来看,中国的市场饱和,但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发展中国家对于钢铁的需求处于增长。“即使中国不增长,其他国家或地区将弥补中国的铁矿石需求的下滑,从全球来看,铁矿石需求并不悲观,于此同时,四大矿石具有资源和成本优势,依然会坚持主业,甚至会一定时间扩张主业。”(华夏时报)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680460288 22 0 262145 0;}@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680460288 22 0 262145 0;}@font-face {font-family:Calibri; panose-1:2 15 5 2 2 2 4 3 2 4; mso-font-charset:0; mso-generic-font-family:swiss;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536870145 1073786111 1 0 415 0;}@font-face {font-family:微软雅黑; panose-1:2 11 5 3 2 2 4 2 2 4;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swiss;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2147483001 672087122 22 0 262175 0;}@font-face {font-family:"\@微软雅黑"; panose-1:2 11 5 3 2 2 4 2 2 4;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swiss;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2147483001 672087122 22 0 262175 0;}@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to; mso-font-pitch:variable; mso-font-signature:3 680460288 22 0 262145 0;} /* Style Definitions */ p.MsoNormal, li.MsoNormal, div.MsoNormal {mso-style-unhide:no;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argin:0cm; margin-bottom:.0001pt;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mso-pagination:none;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MsoChpDefault {mso-style-type:export-only; mso-default-props:yes;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 Page Definitions */ @page {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page WordSection1 {size:612.0pt 792.0pt; margin:72.0pt 90.0pt 72.0pt 90.0pt; mso-header-margin:36.0pt; mso-footer-margin:36.0pt; mso-paper-source:0;}div.WordSection1 {page:WordSection1;}-->
文章编辑:【兰格钢铁网】www.lgmi.com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华夏时报就铁矿石进口量下降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界面新闻就铁矿石进口量下降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中国证券报就钢企盈利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中国证券报就钢价走势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上海证券报就行业盈利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经济观察报就市场趋势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华夏时报就抚顺特钢重整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中国证券报就市场形势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
  • 华夏时报就市场形势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和马力
  • 界面新闻就市场形势采访兰格钢铁分析师王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