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兰格首页 >专题首条 >专题首条

废钢能够替代多少铁矿石?

 https://www.lgmi.com    发表日期:2021/1/13 13:32:24  申万宏源

根据中国废钢铁应用协会预测,我国废钢供给将在2025 年、2030 年、2035年分别达到2.9 亿吨、3.4亿吨、3.9 亿吨。同时《再生钢铁原料》国家标准的实施,也能够进一步增加国内废钢的供给,使得国内废钢供给可以跟得上快速发展的需求,供需改善下废钢价格预计逐步下降。

由此判断,如果未来我国粗钢产量停止明显的增长,同时废钢价格下降情况下,废钢将一定程度替代铁水,相应的铁矿石的需求将会下降。

2021年1月1日,《再生钢铁原料》国家标准正式实施。

该标准将最大限度地挖掘国际和国内再生钢铁原料资源,提高铁素资源循环利用率,增加钢铁企业有效选项,一定程度上抑制对铁矿石的使用和价格的上涨。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废钢还属于限制进口的固体废物。

2019年7月,废钢铁、铜废碎料等固体废物从《非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被列入限制进口固废后,资质合格企业需要向环境保护部申领进口许可证。

2020年11月25日,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关于全面禁止进口固体废物有关事项的公告。禁止以任何方式进口固体废物;禁止我国境外的固体废物进境倾倒、堆放、处置;生态环境部停止受理和审批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进口许可证的申请。

其实自2017年以来,废钢进口政策就在不断收紧,国内废钢进口量急剧萎缩。但业内却一直呼吁放开废钢进口。

有机构认为,放开废钢进口至少会给行业带来三点好处:

有利于我国充分利用国际废钢资源,发展循环经济;

有助于缓解国内废钢供应紧张局面,降低用废企业成本;

有利于平抑进口铁矿石价格,缓解进口铁矿石压力。

口子,率先在废铜领域撕开:订立国标,放开进口。

2020年10月,生态环境部、海关总署、商务部、工信部发布《关于规范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和再生铸造铝合金原料进口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称,符合《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再生铸造铝合金原料》标准的再生黄铜原料、再生铜原料、再生铸造铝合金原料,不属于固体废物,可自由进口。

紧接着,2020年12月18日,《再生钢铁原料》国家标准通过审定,为废钢进口的放开扫清了障碍。

有业内人士指出,再生钢铁原料是废钢铁经过分类回收及加工处理,可以作为铁素资源直接入炉使用的炉料产品。与使用铁矿石相比,用再生钢铁原料炼钢可以大幅度降低污染物排放。因此,再生钢铁原料不仅是一种可再生资源,而且是唯一可以替代铁矿石的铁素资源,是钢铁工业实现绿色发展的一种重要原料。

但,全球复杂的经济背景不免令人深思:放开废钢进口,是因为我们缺少铁矿石吗?而废钢供给爆发期的来临,我们又需要减少多少铁矿石?

也许,国外的城镇化建设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参照。

根据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城镇化发展规律,当城镇化率达到30%-70%这一区间,该国就进入到了宏观经济快速发展的阶段,对钢材需求的拉动十分明显。

目前,我国的城镇化率目前已经过三个阶段的发展:

第一阶段( 1949—1978 年)的起步时期;第二阶段( 1979—2000 年)稳定快速发展时期;第三阶段( 2000年至今)加速型发展时期。

从第三阶段开始,我国每年城市化率平均增加1.29 个百分点,截至 2018 年,中国的城市化率达到了 59%,处于宏观经济加速发展的中段,城镇化率大概率在短期内仍能持续提升,从而拉动我国钢材需求。

以日本为例。

1946-1973年为日本经济加速发展的时期。在此期间,日本的城镇化率从1950年的53%快速攀升至1975年的76%,从而催生大量的地产和基建的需求,同时拉动了汽车等耐用消费品的需求,进一步催生了钢材的需求。

日本钢铁行业经历初步发展、加速发展以及见顶震荡的阶段,在这些阶段,日本钢铁产业不断调整结构,其产业合理化和集中度都得到了优化,在经历国内经济和城市化降速的过程中,日本钢企通过合并的方式,不仅降低了钢企的生产成本,同时控制了产量输出,较好解决了产能过剩的问题。

其它世界主要国家的城镇化率与粗钢产量的发展规律也较为类似。

作为铁矿石重要替代资源,废钢主要应用于炼钢和铸造生产,产业链涉及回收、加工分选、销售。

在回收环节,2019 年我国有资源再生回收企业 9 万多家,年资源回收量达 3.7亿吨,其中废钢铁数量占 70%以上。在加工端,2019 年,我国废钢供给 2.4 亿吨,废钢加工企业产能利用率为 95%,供给偏紧。在需求端,从 2017 年开始由于电弧炉产量增加以及长流程钢厂废钢比提升,废钢需求快速攀升。

在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从回收数量看,我国废钢资源的回收量在2015年见底之后开始回升,2018年,国内十大类别的再生资源回收总量为3.20亿吨,其中废钢回收量为2.13亿吨,同比增加22.3%,占总回收量的66.51%。2018年,我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总值为8704,6亿元,其中废钢3925.4亿元,同比增长28.98%,可见废钢在我国再生资源回收中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回顾过去几年,我国废钢资源的回收量在2015年见底后开始回升。

在加工环节,2019年我国废钢供给2.4亿吨,废钢加工企业产能利用率为95%,供给偏紧。在需求环节,2019年钢铁企业用废钢2.16亿吨,铸造企业用2000万吨,其他企业用500万吨,合计约2.4亿吨。近几年废钢需求的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于钢铁企业的需求的快速攀升。

然而,在宏观环境之外,废钢炼钢的技术是否具有成本优势,却是预测该行业长期发展趋势的关键。

利用废钢为主要原料,采用电炉(电弧炉、中频炉)设备,进行废钢重熔、精炼的过程被称为“短流程”;利用铁矿石、焦炭等为原料,采用烧结炉、高炉和转炉等设备生产钢铁的过程被称为“长流程”。

由于国内废钢供给偏紧,因而其市场价格较高,使用废钢炼钢的成本一般高于铁水炼钢成本。

从国际上来看,美国在粗钢产量达到峰值后,电炉比开始快速上升,目前达到68%,德国在30%。

由于成本劣势,我国电炉产粗钢一直低于总产量增长,电炉产量占比总体下降。未来,如果国内废钢价格下降,那么短流程粗钢占比或许会有明显提升。

结合中国废钢应用协会2025年废钢产量2.9亿吨的预测,申万宏源做了一个模型:

假设其中2.5亿吨用于钢铁冶炼,2021-2025 年粗钢产量的不同复合增速为-3% — 3%到2025年,我国短流程粗钢占比将处于13%-33%范围内;需要铁水的量较 2020年同比变动范围为-27%—10%。

这意味着,2025 年我国短流程粗钢占比将达到 22%,届时废钢对于铁矿石的替代会使得铁矿石需求较 2019 年下降 10%。如果未来我国粗钢产量停止明显的增长,同时废钢价格下降情况下,废钢将一定程度替代铁水,相应的铁矿石的需求将会下降。(申万宏源)

文章编辑:【兰格钢铁网】www.lgmi.com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兰格钢铁网站刊登本图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采集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废钢能够替代多少铁矿石?
  • 废钢进口放开和压减粗钢产量能撼动矿价吗?
  • 供需仍有缺口 2021年铁矿石价格中枢或上移
  • 严禁新增钢铁产能,推进再生钢铁原料进口
  • 合规再生钢铁原料2021年起可自由进口
  • 工信部公开征求对《关于推动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 工信部:坚决压缩粗钢产量
  • 压缩粗钢产量的影响及建议
  •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预计明年钢材需求9.91亿吨
  • 我国粗钢年产量预计首超10亿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