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矿石 >铁矿石 >专家观点 >铁矿石专家观点
兰格海外矿山巡礼:格陵兰岛的铁矿项目开采权被回收的解读
发表日期:2021/11/24 21:39:58 兰格钢铁-矿石部
    

据路透社报道,11月22日,格陵兰岛宣布取消了一家中国矿业公司在首都努克附近的铁矿开采许可证。

    路透社提及的这家中国公司,就是之前的俊安集团,而格陵兰岛的铁矿石项目,有且仅有是伊苏亚铁矿石项目(Isua Iron Ore Project)。

此次伊苏亚铁矿石项目被格陵兰岛收回,我们认为是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

格陵兰岛,其英文名称叫做Greenland,意为绿地,但全岛约3/4的地区在北极圈内,因此是世界上最寒冷、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土地之一。其全年平均气温在0℃以下,最冷的中部内陆地区最低可达到零下70℃。
    

可以说,格陵兰岛是地球上人口最稀少的一个地区,只有5.6万名居民。岛上一无资本,二缺劳力。西方矿业公司拥有几乎所有的格陵兰岛勘探许可证。

并且,格陵兰岛历经挪威、丹麦、美国等不同国家的“保护”。二战时期,格陵兰一度由美国代管,战后归还丹麦。1953年丹麦修改宪法,格陵兰成为丹麦的一个州,与法罗群岛一样,它在丹麦议会中也拥有两个席位。
    

格陵兰岛于2009年6月21日才开始正式自治。但格陵兰除了将拥有部分外交事务权,防务和外交事务上的最终决定权却仍归丹麦。因此,格陵兰岛就是一个丹麦的属地。

因此,虽然格陵兰岛的石油和天然气、铁、铜、铀、锌等矿产资源丰富,但格陵兰岛在资源的开发上没有决定权,首先需要经过丹麦的应允。格陵兰岛曾于1988年开始实施放射性矿物开采禁令。长达25年之久。原丹麦贸易部长曾警告,格陵兰不能单方面决定解除矿石尤其是铀矿的开采禁令,且称格陵兰政府只可以决定开采矿藏,不能决定出口。

其次,需要经过美国。由于二战与美国的关系,尤其是地理位置位于北美洲的东北部,在北冰洋和大西洋之间,美国对其又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并且丹麦与美国政治亦关系紧密,在格陵兰北部更设有美国空军基地。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称,“任何一位中国投资者参与,哪怕是一家民营企业加入投资北极圈的资源项目,都可能给整个北极地区以及美国拉响警报”。美国仍对中国开发北极的雄心保持警惕。2011年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欲以880万美元购置冰岛300平方公里土地就引起当地极大不安,遭到冰岛内政部拒绝,此后改置地为租地。

当年民营资源型进出口贸易商俊安集团虽然收购了伦敦矿业留下的伊苏亚铁矿石项目,但业界普遍不看好其后续的开发前景。
    

法国里昂「地质研究所」(the Laboratory of Geology)科学家在《国家科学院院报》发表论文,指出格陵兰岛伊苏亚地区(Isua)的泥火山在距今38亿年前爆发,导致某些物质喷发到地球表面,生物分子(biomolecule)和其他原始生命型态随之诞生。这个被认为是地球生命的发源地的伊苏亚地区,也蕴藏着巨大的矿产资源。


    

根据资料显示,伊苏亚铁矿石项目位于格陵兰岛西部,距首府努克(Nuuk)东北150公里处。2010年3月,雪登(Snowden)咨询公司按JORC标准,估算勘查范围内铁矿石资源量9.61亿吨,是格陵兰岛产出规模最大的铁矿床。

后来,伦敦矿业(London Mining)于2005年取得了伊苏亚项目的探矿权,并于2013年10月,股东主要由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小公司组成的伦敦矿业确认,获得格陵兰政府批准为期30年的独家开采许可证。

值得一提的是,力拓矿业公司曾在部分交通便利的铁矿化区进行了系统的钻探工作,至2010年底,钻探测量的条带状含铁建造(BIF)厚度为180~440米,延伸长度控制到2公里以上。力拓之所以成为力拓,我们不得不说其对资源前期的敏感度是极高的,他们的足迹几乎遍布几大洲,也对世界级的多处大型铁矿石资源进行了勘探,这不仅包括几内亚的西芒杜项目。

按照伦敦矿业的数据,该项目设计年产量为1500万吨精矿粉,已探明11亿吨铁矿量,其中3.8亿吨是控制级别,号称格陵兰最大铁矿项目。该项目投资约为23 .5亿美元,内部收益率逾20%,预计运行3.5年即可收回投资,原本计划2013年开工,2016年投产。但后来被证明这只是一纸空文,伦敦矿业战线太长,资金流断裂,最终把该项目出售给了当时的俊安集团。

其实早在2010年,伦敦矿业就曾计划与中国公司合作,让3000名中国工人进行伊苏亚铁矿石项目最初三年的工程建设。而在2013年,业内也盛传称,伦敦矿业将与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以及中钢股份合作的消息,因为伦敦矿业彼时与中钢、五矿和中铁等中国大型矿业公司都有合作开发矿业项目的经历。

除此之外,伦敦矿业公司也穿梭在其他矿业企业之间。在2011年11月在天津举行的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四川省冶金地质勘查局下属子公司四川省鑫冶矿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四川鑫冶”)亦曾透露,伦敦矿业有意签订伊苏亚铁矿石项目的合作框架协议。

根据四川鑫冶相关负责人透露,他们当初和伦敦矿业方面前后谈了两年,付出很大努力,但是最后因为伦敦矿业要价太高,加上伊苏亚铁矿项目本身面临的市场风险,最终作罢。

据介绍,当时伦敦矿业给四川鑫冶提出的方案是,由于投资数额巨大可以分期出资,总之该项目后续开发要由四川鑫冶负责,伦敦矿业可以让出控股地位作为小股东继续参与。

据此可以推断,至少2009年伦敦矿业就就与他们接洽,这更说明了伦敦矿业多管齐下,企图多点开花。估计当时他们的资金状况也不佳,也不想亲自投资开发,对格陵兰岛的伊苏亚项目他们只想包装之后便卖个好价钱而已。


    

2015年,俊安集团成为了第一家有权在格陵兰开采矿产的中国公司,表面上看是其自身的问题成为格陵兰岛伊苏亚铁矿石项目开发的阻碍,况且如今俊安集团已经破产,但实际上,格陵兰岛的铁矿石项目从未被看好。

开发格陵兰岛的矿业项目面临很多困难,资金投入大是其一,在2015年,据当时测算,开采1500万吨露天铁矿需投资23亿美元,投资额已经超过格陵兰岛20亿美元的GDP。劳工不足是其二,格陵兰岛本地人口稀少也无法支撑矿业的开发,从外国引进成本较高;矿业设备亦然。政治风险乃其三,也是最重要的阻碍,虎视眈眈的美国和丹麦,一开始就在百般阻挠,整个开发过程肯定面临重重困难。

格陵兰岛回收伊苏亚铁矿石项目的开采权,也是一个必然。

信息监督:马力 010-63967913 13811615299
版权声明:本内容系兰格钢铁网原创内容。凡未经兰格钢铁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不得进行转载、改编、节选等改动或展示行为。若私自转载,兰格钢铁网保留进一步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的权利。